捷運局曾一度拒接《怪胎》拍攝申請 真實原因曝光

| 女孩要幹嘛
2020/07/30 14:13
  • A-
  • A
  • A+

記者廖福生/綜合報導

被形容為今年最充滿驚喜的奇幻愛情電影《怪胎》,不但在國際影展獲獎連連,自七月初開始全台舉辦將近五千人次的試片後,觀眾迴響熱烈。尤其對於導演精心設計的銀幕尺寸比例從原先的正方形到中間劇情走到爆點開始延展開至16:9、絕對置中的畫面設計是否致敬魏斯安德森?劇中出現鴿子與壁虎的象徵意義、男女主角的服裝色彩搭配等,都成為觀眾看完後討論不斷的話題。

▲《怪胎》劇照。(圖/牽猴子提供)

其中,林柏宏與謝欣穎的造型,其實當初要與捷運局協調借車廂拍攝時就遇到困難。兩人因穿的雨衣戴著口罩與手套之造型,當時捷運局認為太過突出會影響民眾感到不安等因素。但是劇情安排上有大量的戲都必須在捷運車廂內拍攝,包括兩人的相遇、相戀等。一度考慮是否要放棄時,台北市影委會居中協調後,不僅可以在行進的車廂內拍攝,捷運局更將北投機廠借給劇組。

▲《怪胎》劇照。(圖/牽猴子提供)

林柏宏與謝欣穎也對在捷運拍攝感到最深刻,因為從來沒有去過北投機廠,一進去發現超級大,頓時以為要拍《屍速列車》的感覺。捷運的場景除了在北投機廠外,另一個是在松江南京至南京復興站的車廂內,導演廖明毅表示:「在行駛的車廂內拍攝難度非常高,而且車廂內不能使用腳架。一方面克服攝影技術上的困難,一方面又有時間上的壓力。」而《怪胎》電影中,許多經典對白就在捷運裡發生:「你現在是在告白嗎?」、「你是不是喜歡我?」、「女生告白犯法喔?」等等,也讓觀眾覺得就像發生在自己周遭生活裡的橋段一樣。

▲《怪胎》劇照。(圖/牽猴子提供)

《怪胎》劇情描述在愛情的世界裡,我們是彼此的怪胎。陳柏青是一名嚴重神經性強迫症患者,有非常嚴重的潔癖。就在某個命運的15號,他遇見了與他「同病相憐」的另一個怪胎—陳靜。原本以為自己要永遠孤單活在這世界上的兩人,老天爺讓他們相遇,發展出一塵不染的愛情,彷彿擁有了彼此就不再害怕被世界遺棄。然而這段看似命中註定的關係,卻在柏青的強迫症突然消失後,漸漸的變了調…愛情的承諾,真的能永保新鮮嗎?《怪胎》即將於8月7日全台盛大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