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當《瀑布》化成潺潺的流水,憋住的那口氣也放肆宣洩

| 劉世澤
2021/11/02 16:00
  • A-
  • A
  • A+

文/劉世澤

「也許雨一停,我還能再見到你,也許雨該一直下不停。」當大家憋著最後一口氣,看著電影進入黑幕之後,暗黑的戲院裡,靜的連呼吸聲都聽不太到,所有人聽著陳珊妮把主題曲唱完,看著字幕跑完。在那場大水之後,我們都需要消化跟平復,導演為這部電影畫下的句點。

▲《瀑布》探討了賈靜雯飾演的媽媽、與王淨飾演的女兒,在疫情下如何度過一段緊繃的母女關係。(圖/華映提供)

在特映會結束回程的計程車上,討論的話題,已經從電影結局的安排變成了女主角之爭,先不說其他的入圍者,《瀑布》裡飾演母女的賈靜雯跟王淨,光是二選一,就會讓評審很難抉擇。這是一對相互依存的母女,兩人的對手戲,成就了整部電影,一個看似叛逆的高三女生,跟一個看似女強人的單親媽媽,在疫情下被迫隔離的生活中,出現了巨變,而這場巨變,不只影響了生活,更轉變了母女兩人的內心,就像是水流的瀑布一樣,水轉彎 、水流下 、水撞擊、水散開 、然後又是一片平靜無波。

在映後的對談中,監製瞿友寧分享了一個故事,電影《瀑布》裡負責電影編曲的是一個才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而他在電影看完之後,決定把媽媽從南部接到台北同住,好就近照顧。

▲《瀑布》裡的小靜(王淨/飾)看似叛逆,實際上卻有顆細膩的心,穿梭在生病的母親,及再婚的父親之間。(圖/華映提供)

原本我們都以為,女主角羅品文(賈靜雯/飾)是一位強勢的媽媽,而小靜(王淨/飾)是一個青春期的叛逆女生,在離婚父母的陰影下,毫不隱藏著對父母的不滿,而她所有的情緒,都宣洩到跟她同住的母親身上,看似母親照顧著女兒,容忍著女兒,原來,這些都是羅品文罹患思覺失調之下的假象。羅品文在婚姻失敗後的難堪、糾結、想不開,讓誰才是照顧者,誰才是被照顧者,出現了轉變,母女的關係從緊繃,到陌生,再到卸下心防的和解,兩個小時的電影,必須簡化很多心境上的轉折,但母女之間那份即使有著裂痕的愛,卻仍是無法取代。

▲《瀑布》裡對母女之間的愛,有深刻的描述。(圖/本地風光提供)

「小靜,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甚麼事」「不要再問我,妳還好嗎,我會想辦法好起來。」這是生病的媽媽,希望女兒答應她的一件事。

我們很常自以為關心的問候身邊的人:「你還好嗎? 」卻忽略了其實這些關心,可能對病人都是一種無形的壓力,因為「你還好嗎? 」,不就正提醒著對方是一個有病的人嗎?在電影裡,看似不斷闖禍的媽媽羅品文(賈靜雯/飾),似乎是女兒、鄰居、身邊親友 、或同事的災難,但她何嘗不是一個受傷的靈魂,要的只是一個同理心的諒解。

一場火,有它背後做母親的愛;一條蛇,有著被誤解的趣味跟愛。甚麼愛可以義無反顧?

▲《瀑布》裡的賈靜雯,詮釋失婚又思覺失調的母親,掙扎在職場與親情之間。(圖/本地風光提供)

「每個人都有難堪的過去,只是大小不同而已,而且,未來會怎樣,也沒人知道。」羅品文的思覺失調,裂解了生活,一度崩壞了母女關係,但被迫長大的小靜,在醫生的建議下,用她獨特的方式,陪伴母親撐過難堪的病期,她成熟的同理心,讓挫折的銳角,變得沒那麼傷人。生病的人苦,陪伴的人可能更苦,生病的人可以理直氣壯,在沒有病識感的情況下發洩,而陪病的人呢?她必須理解,必須容忍,但卻也最容易被忽略。

很多關係,我們可以選擇離開,選擇視而不見,選擇讓它無疾而終,唯有親情,它有著太多的牽絆跟不得不。「為什麼我要去承受你們的爛婚姻。」這是小靜對著離婚父母的疑問。沒有為什麼,因為我們是父母,你們是兒女,沒有人需要承受,因為不管承不承受,它消失不了。就像小靜在醫生的陪伴下,去看了住進精神病房的母親,她的眼淚,她的反應,是親情才會有的情緒,那跟一般的探病,是完全不一樣的。

▲《瀑布》是一個隱喻,那是一個挫折的過程。(圖/本地風光提供)

我為你而生,你為我而在,《瀑布》述說的是這樣一段相依的母女關係。雨會下,我會在雨中找妳,但雨會停,我會在雨停下的彩虹處等妳。但瀑布的水不會停,水打下來,衝擊著河谷散落成四濺的水滴,一場兇猛的河水,像是和我們內心對決的巨獸,而每一個人都必須經過瀑布的洗禮和對決,在衝擊的挫折中走向成功或失敗。

▲《瀑布》裡的女主角,可能是我們生活中任何一個平凡的母親。(圖/本地風光提供)

我承認,要不是因為旁邊坐著認識的人,我會掉眼淚,但這部電影仍有不足之處。

很多人會去找陳珊妮演唱的主題曲,我認為,《瀑布》的後勁,適合在這段歌聲中咀嚼。
 

※ 更多有關劉世澤《名人短評》請點擊閱讀→https://reurl.cc/dG7jok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劉世澤

劉世澤

我用文字換你的心,簡單的小小觀點,是人生數十載的體悟,不見得睿智,絕對真誠,跑新聞是昨日事,關懷世界是永遠的今日事